大马怡保城闲游记下

离开霹雳洞,用Grab找到了一台顺风车前往旧街场。

Grab是很多人在大马使用的打车软件,如同我们的滴滴打车,不同的是Grab使用固定计价方式,不用担心司机绕路或因堵车等突发情况产生额外费用。大马公共交通不发达,我住的地方又远离市区,Grab因而成为我最常用的本地APP,目前已被升级为白金客户,账户的积分已经足够兑换几张免费的电影票了。

这台顺风车的主人是印度裔,英文不是很好,但还是很有热情的和我聊天。听说我来自中国,是个外国人,他执意要绕道带我去附近的一个景区看一眼,并建议我明天找时间过来玩。盛情难却,何况车费是固定的不必担心被宰,主道拐左大概两百米即到,原来是个水上公园。公园是免费的,从园区门口可以坐船到达湖另一边的小岛,船票仅需三马币,坐船游玩听起来不错,但忙着赶路就不在此逗留了。郊区一路交通顺畅,很快就进入城区,到达火车站附近时车流前进速度明显减慢。地图显示旧街场已经步行可达,于是提前下车躲开前方拥堵。

左手边是一个颇为宏大的白色建筑,司机告诉我是以前的市政厅。在门口徘徊了片刻,没看到保安的踪影,推开虚掩的大门,大厅里也没见到人办公,确切的说办公桌都没有看到。按捺不住好奇心,趁尚未被人发现赶紧沿着右边的楼梯而上,竟然可以直接前往二楼阳台。站在阳台中央,前方便是怡保火车站和站前广场,当举行重大活动时这里站的想必是国王和王后吧。想到这些,没有皇室血统的我居然觉得有几分犯怵,赶紧跑下楼去。前厅右边有一扇门也只是虚掩,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的舞台和座席,原来和我们的大礼堂是一样的。前厅墙上挂着两幅人像,应该是霹雳州的国王和王后,形象气质确实与众不同。离开市政厅仍然没有发现保安的影子,大概这地方本身就是开放的吧,本地人习以为常没什么兴趣来访,只有我这个偶然闯入的外国人才会兴趣盎然。

站前广场右边矗立着一块方形碑石,远远看上去觉得很有些年头。从拥堵缓慢的车流中借道走近前去,原来是纪念碑,碑的四面刻有不同的内容。

首先吸引我注意力的是侧面的死亡铁路Death Railway,但这不是马来西亚境内的铁路,而是二战时期日本占领东南亚地区时,强迫大量俘虏和劳工修建从泰国到缅甸的铁路,其中八万马来西亚人超过一半未能生还,这条铁路可谓是用血肉铺就的。

另一侧则是纪念三个特别时期死亡的警察和市民,第一个时期自1948年到1960年,被称为马来亚紧急状态时期The Malayan Emergency。这段历史现在很多马来西亚年轻人也不太了解,当时国际共产运动风起云涌,大马华人也有不少参与其中,遭到英殖民政府和大马政府的激烈压制,武装冲突逐步升级。总书记陈平晚年移居泰国,终身不得重返大马,客死他乡。这段历史对中马关系、新马关系和大马种族关系都有深远的影响。

从火车站对面向东,经过一片矮旧的两层楼房,很快就到达传说中的”旧街场”。看着满眼的骑楼和中文招牌,恍惚间有身处广州荔湾或越秀老城区的感觉。街上人迹稀少,店铺也多闭门歇业,偶尔看见送食材的小贩来配送新鲜的怡保豆芽,时不时走过三两个游客,看面容大概是从中国来的。走过两个街角,一家印度纱丽专卖店装修豪华,灯光璀璨,门口播放着震天响的音乐,显得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大概因为印度人民就是如此热情奔放能歌善舞吧。

同事说来旧街场一定要去看看二奶巷,这个名字难免让人想入非非,还以为这条巷子里住着很多二奶,每天清晨对窗梳镜争奇斗艳也是奇观。实则不然,二奶不过是第二房太太的意思,也就是妾,多年以前一位怡保富商曾在此为二太太置产,于是留下来这么一个称呼。但多年来,二奶巷并不是这条街的正式名称,近年来中国游客纷至沓来,对这个富有想像色彩的名字津津乐道,本地人索性在巷口挂了个”二奶巷”的牌子招揽游客,中国当代文化用这种方式改变世界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二奶巷没寻到,倒是见到了三奶巷,听说隔壁还有个大奶巷,真是鸡犬升天。

比二奶巷更出名的当然是白咖啡了,富有盛名的Old Town旧街场牌白咖啡发源自一家叫做南香茶室的咖啡店。这里的咖啡店和星巴克完全不一样,更像广东地区的茶餐厅,咖啡饮品和餐食并重,甚至餐食的比重更大一点。南香地处旧街场尽头的一个角落,门面并不是很大,可惜已经关门打烊了,而此时才傍晚六点钟左右。坐车回酒店的途中,司机告诉我旧街场的餐馆和咖啡店多数都关门很早,有些只开上午几个小时,如果想品尝,明日要赶早。第二天起床后便早早的打车前往南香,司机听说我要去白咖啡,饶有兴致地跟我讲本地人其实不怎么去南香了,现在都是做游客生意为主,口味也没有以前那么正宗了,如果只是想尝正宗的白咖啡,他带我去个更地道的。盛情自然难却,拐过两条街到了一家占据街口黄金位置的咖啡厅,从面积上看就知道年头已久,至少是四个铺面连通的,和这边常见的饭店比算得上是大型了。时间已近中午,过了早餐的高峰,店里多是不睡懒觉也没有多少事情忙的老年人,喝喝咖啡吃吃点心聊聊家常,十分悠闲,很像广州一盅两件的生活方式。

司机显然是熟客,不用看菜单,点了一杯热腾腾的白咖啡给我,自己则要了一杯冰咖啡。司机英文名叫Kent,是土生土长的怡保华人,据他自己介绍年轻时也尝试过去吉隆坡打拼,后来还是觉得怡保的人情味更舒服就回来过日子了。Kent似乎没有其他什么着急事,和我一边喝咖啡一边讲讲这里的人和事,诸如怡保如何通过锡矿业发展起来又如何因为锡矿价格下跌而陷入沉寂,华人如何坚持华文教育以及他曾经去中国的经历等等。一支烟抽完,Kent争着买了单,然后继续送我到要去的地方。即然白咖啡已经提前品尝,旧街场也就没有兴趣了,索性中途下车去河这边的涂鸦街看看。

怡保的涂鸦街有两条,一条在旧街场,主要是外国艺术家创作的,一条则在旧街场的对岸,河的这一边,创作者主要是本土的艺术家和学生,主题上更贴近日常生活。和旧街场一样,这条涂鸦街两旁也是矮旧的两层小楼,路上遇到的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蹒跚而行。这里的涂鸦和国内一些地方的不太一样,非常善于与建筑本身及周围的器物结合起来,形成融为一体的自然感。大概画好后也并没有刻意维护,部分壁画历经日晒雨淋变得斑驳累累,散发着时间的气息。主题有描绘孩童躲猫猫的场景,有纪念母亲节或父亲节的,有讲述历史故事的,也有对幻想人工智能时代的。

涂鸦街中间位置的一条短横巷两侧则是描绘不同宗教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画面,虽然有说教的成分在,但仍旧充满趣味和灵性。

涂鸦街并不长,半个钟头已经足够不紧不慢的欣赏完。此时已经日上三竿,趁着火车启程前的时间再去品味一下怡保的美食吧,也算是有始有终。

其实在会议期间我已经品尝过怡保最有名的几道食物。名声最大的是芽菜,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豆芽,看起来应该是绿豆发酵而成,又短又胖,白白嫩嫩,长的十分可爱,并且几乎看不到芽苞,滚水里烫一下即可起锅食用,脆爽多汁,令人欲罢不能。

怡保人介绍芽菜的时候一般说芽菜鸡,所以鸡肉自然是芽菜的好拍档了,我们吃饭的地方也都起名叫做某某芽菜鸡。鸡的做法类似白切,但是鸡骨不见血,比起湛江做法要更熟一点,只需配上姜丝酱油或者辣椒即可。鸡的脂肪含量很少,但肌肉也并不显得很干,而是松软中捎带几分弹牙,入口也毫无腥味,相比广东的普遍味道,个人觉得怡保的更胜一筹。但若论食材的新鲜度,广东还是领先。目前所到过的几个大马城市,鸡肉都以冰鲜为主,怡保芽菜鸡的新鲜度虽然高于平均水准,但毕竟难以和现杀现做的广东食材相比。然而广东食客往往青睐食材的鲜味和原味,可能在地道广东美食家眼里,略带腥气渗着血的湛江鸡才是最好的。

图中近处是烧鸡,远处才是白切鸡

在大马鸡肉吃的多,鸭肉却非常少见。听闻附近有家店以烧鸭出名,自然应当去探个究竟。拐过一条街,很快就看到左手边的招牌,店员们站在一起聊着闲天,店里星星点点有几个客人,和隔壁街芽菜鸡的热闹场面逊了不少,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被网络攻略的软文给忽悠了。在店员的推荐下点了三宝饭,三宝指叉烧、烧肉和烧鸭,没想到量竟然十分巨大,早上的咖啡还没品味完的胃感觉到一丝压力。叉烧和烧肉和广州相比烤的更干一点,配的蘸料更浓郁,刚入口会有一丝淡淡的苦味,细嚼之后香甜味逐渐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很有铁观音回甘的感觉。招牌烧鸭比较苗条,和国内偏爱饱含脂肪的肥鸭的口味大相径庭,皮脆肉厚,味道尚可,离北京烤鸭广州烧鹅这些近亲尚有些差距,考虑到烧鸭在怡保也是稀有的食物,这个味道的确也足够称道一番了。

茶足饭饱,从酒店领了行李一路飞奔火车站。火车站外观虽然漂亮,内部却实在显得有些寒酸,售票口、到站口和出发口共用一个大厅。车次播报只用马来语,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车次招牌赶紧跟着人流挤上车去。站台很小,但乘客也不多,所以看上去还是显得比较开阔。这个班次是前几年才开通的高速列车,时速大概每小时120公里,对于窄轨铁路来说已经是很高的速度了,因此经过不太平整的路段时车身颠簸会比较明显。车内一排只有四个座位,坐下来非常宽敞,奔波了半天戴上耳机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睁眼就可以到吉隆坡了。

闭目养神片刻,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列车长过来查票,他拿着票看了半天然后用很抱歉地表情看着我说,你的车次已经开走了。我立刻从迷迷糊糊中惊醒,居然坐错车了!这也是平生第一次啊!幸好并没有做错方向,向列车长争取继续乘坐无果,只好下车重新买票。这一站附近是郊外的一个小乡镇,几乎没有人候车,买到了半个小时后的下一班,很快就继续踏上返回吉隆坡的旅途了。

吉隆坡市区的竞选集会

这次回吉隆坡却只能呆一个晚上,第二天要前往沙捞越的首府城市——古晋参加东马地区的会议。古晋的马来语名字Kuching和猫Kucing非常相近,也被人称为猫城,市中心也立着一群猫的雕像。然而据本地人说这只是个美丽的误会,为什么呢?下周去探个究竟。

大马怡保城闲游记上

在马来西亚,只要我提起怡保,周围所有人的反应都是:那里的东西很好吃啊,芽菜、咸鸡、香饼、白咖啡,还有沙河粉。然而根据我这几个月的经验,大马的很多美食固然值得尝试,却尚不足以留下长远的念想。对揉合各式调味料的异国美食水土不服固然是一个原因,但长期待在广东这个出品异常丰富的中国美食之都把味蕾浸润地异常挑剔恐怕才是最主要的。于是每次只是客气地回应大家,有机会一定去试试,并没有择日启程的冲动。
本周随当地同事来怡保开会,会议结束已是周五中午,索性多留一夜当作是度个周末小假。随车来时,一路上已用谷歌地图勘查地形,不停请教同事这座山叫什么名字,那座别致的建筑又是做什么用的。可惜的是同事都不知道答案,大概在一个地方待的太久都不会特别留意这些吧,和书非借不能读一样,我们总以为还有很多时间慢慢去做一些事,而时光却悄无声息把他们掩在记忆的尘埃里。
怡保地处马来西亚半岛的西北部,是霹雳州的首府所在地。怡保和吉隆坡、槟城连成三点一线,一起被称为马来西亚三大城市,这条线也可谓是黄金通道。
怡保位置东部蒂迪旺沙山脉Banjaran Titiwangsa和西部万里望山Bukit Kledang围拢成的三角形盆地就是怡保的主城区,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扼守马来西亚北部粮仓的南大门。怡保最初是作为锡矿业的营地发展起来的,世事变迁,锡矿已不见踪影,但为了生计下南洋一搏的华人矿工们却永远驻扎了下来。如今华人仍是怡保的主体居民,普通话、粤语、英语和马来语是大多数怡保人的必备语言。

怡保地图

会议期间和当地的同事聊天才知道,除了以美食闻名外,怡保的山洞也很有特色。趁着下午烈日稍退,打车前往市北的霹雳洞Perak Tong一探究竟。霹雳两字也是州名,不知道是洞名源于州名,还是州名源于洞名,尚未得知情人考证。霹雳洞门柱上有一幅对联,上联正是:霹雳一声梦醒时分人即佛,想必无论洞名还是州名都与先人的佛教信仰有关。

霹雳洞地图

霹雳洞里正中塑有十几米高的如来佛像,周围伴有观音、弥勒和其他菩萨像,圆形洞顶上也绘有各色人物。有趣的是其中一幅展示的是天庭诸神仙拜佛的场景,而诸神是道教的形象,这不禁让我想起西游记里天庭找如来对付孙悟空的场景,真是一片和谐之气。(本不想在佛像前拍照,但发现此地并无禁忌,方才摄影留念)

佛洞

沿着洞后一条陡峭的小路可前往山顶,沿途有位阿姨设卡,不说话只是用手指着旁边一个箱子,原来是需要捐赠才能上山。好在没有要求金额,投入五元马币作为功德,和国内动辄几十上百的门票相比,这种功德真算得上是诚心诚意的了。沿途有几个简朴的亭阁,主要为外来华人或当地华商捐建,落款处多采用民国纪年。

凉亭

山路崎岖陡峭,个别处已杂草丛生,可见平日人迹稀疏。登至步云亭时,突逢阵雨,于是在亭内稍作休息。烟雨迷蒙,亭外石壁上于右任所书佛字被一片翠绿掩映的格外醒目,心情也因之变得更加舒畅宁静,可谓浮生偷得半日闲。

佛字

大马的雨向来干脆,片刻即停,于是继续沿石阶而上。未曾想到逼仄之处,遇到一群猴子夹道聒噪,看起来野性未除,既想近身试探又随时准备掉头而逃。想起来出门时带了花生充饥,往前撒了几颗,招手示意带头的几只下来。没想到突然有一只看起来颇为健壮的从树上跳下来,本已打算向前捡起花生的猴子们立马后退,在一旁看着后来者享用美食,眼神里闪烁着羡慕和畏惧,看来后来者是这里的猴王无疑。此地不可久留,将花生袋远远抛在地上,猴王放下手里的花生,抱着袋子爬上围栏一角呲牙裂嘴嚼着中外闻名的万里望花生米,此时其他猴子才敢跳下来到地上捡那些残羹剩菜。趁着猴子们进食的空档,我赶紧几个箭步从中穿了过去,上了几十步台阶,暗想倘若出门时什么都没带该如何跟这群山大王交代。

猴子

山并不高,不多时便以登顶。山顶有二层长亭,檐上书有“万荘台”三字。确实,站在这里向远处眺望,蓝天、白云、山峦、工厂和民居,怡保东部地区风光尽收眼底。除了一个水泥厂外,并无其他规模较大的工厂,因此怡保的空气才会如此通透,远处的喀斯特地貌似乎近在咫尺。倘若在国内,恐怕是但使人在高台上,不识远山真面目。

登高1登高2
长亭旁不远处有一方亭矗立在山峰犄角处,视野更为开阔,朝向的是怡保的西边。两三层楼的连排住宅楼被树林和湖泊所分散,整齐又不失野趣,住在这样的地方泡壶茶听听窗外的鸟叫(吉隆坡多的倒是乌鸦)一定非常惬意,可惜身为过客并不能真的去体验一番。

远眺1
工业区和住宅区被霹雳洞所在的小山隔开,恍如两个世界,每天上下班路上必定是车水马龙。大马人均汽车保有量排名世界第三,虽然公共交通乏善可陈,本地人的通勤却并无太大问题。

远眺2

山门六点即关,在山顶上盘旋片刻后赶紧下山。路上再次遭遇这群野猴子,但是两手空空,只好学他们呲牙裂嘴扮扮猛兽恐吓一番,猴子们见占不到什么便宜,只好怏怏地退去了。下到山洞时,灯光已灭,借着闪光灯小心翼翼地踩着台阶。

猴子2

出了山门回首望,刚刚极目远眺的小方亭,不过在数丈高的山顶上,然而数丈之差,视野相去甚远。入霹雳洞,远眺人间世界,出霹雳洞,又将面对熙熙攘攘的尘世诱惑。当初计划在此地塑佛修亭的祖先,应该是大有深意吧。

山门

再回首,山前一池碧水,观音立于莲花座上慈祥以待,是在等待那些被霹雳惊醒的人吗?

观音
来不及想太多,毕竟口舌之欲难挡,立即动身前往传说中的旧街场Old Town。没错,就是白咖啡的发源地!然而旧街场之旅却遭遇了完全未曾设想过的意外,下篇再来细说。

怡保咖啡

马来文化发源地漫游

上周应同事邀请前往靠近大马东海岸的停泊岛学习潜水,在异国他乡多学了一门特殊的技能。

停泊岛距离登嘉楼州Besut渡口船程约半个小时,分为大、小两个姐妹岛,隔海南北相望。岛上植被葱郁,除了稀疏点缀的度假村外,鲜有人迹。小停泊岛面向海峡的一角上矗立着一座现代简约风格的清真寺,静静地注视着来往的船只和游客。

IMG_20180317_105337

大停泊岛一角

停泊岛并不是大马旅游业对外主推的目的地,没有诸如热浪岛和兰卡威岛那般的人气,登岛游玩的仍以本地居民为主。现在正值学校一周假期,和我同事一样,很多父母带着小孩过来休闲度假。潜水教练是吉隆坡人,主业是无人机服务,潜水只是个人爱好,但是教学过程中体现出的认真和专业绝不逊于全职教练。他的太太曾在我们集团公司就职,现在和他一起经营公司,也是一位潜水爱好者,这次也加入了我们的行程,夫妻唱随。

IMG-20180320-WA0019

Ipin教练亲自示范

岛上潜水设施配套成熟,多数潜水点沿着海岸设置,沉船潜点稍远,但半小时也可抵达。教学用的沉船是人工拆解三艘警用船只设置的,结构简单,对于初学者更安全。同行的学员里有三名小学生,因此前三天每天只能潜水两次,最后一天我和另一外法国学员潜水三次,但身体已经感觉有些疲劳,耳压平衡做起来有些困难。这次可以拿到开放水域Open Water认证,但离高级认证还缺两次潜水,其中包括难度较高的夜潜,教练计划下个月带我去刁曼岛补课。刁曼岛位于彭亨州海域,是西马最为知名的潜水胜地之一,塞翁失马,下次又可以去体验一个新岛了。

IMG-20180321-WA0010

终于可以浮起来了

从停泊岛回到陆地,距离吉隆坡有五到六个小时车程,本地同事均建议飞机往返。停泊岛虽然位于登嘉楼州,但是地处州北边境,距离最近的机场确实吉兰丹机场,一小时左右车程。本次出发前和同事聊起出行计划,同事特意向我介绍吉兰丹和登嘉楼两州与马来西亚其他地方语言文化都很大区别,这两州历史上和泰国联系更为紧密,以农业和石油业为主要经济,且由偏保守的反对党执政。飞机是第二天下午的,可以在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住宿一晚,借机四处走走。

IMG_20180320_131931

Besut渡口

晚上去了当地的巴扎Pasar,也就是集贸市场。记得去年刚到雪兰莪州时,同事带我领略本地风情时也是去附近的夜市,看来他们对Pasar有特殊的爱好。Pasar和我们大排档差不多,半条街都是流动小商贩卖各种小吃饮料,同时还有贩卖日杂货物的档口,当然大多数产品都是中国制造。这类市场大概在国内三四线城市郊区还能见到,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动,不远的将来应该只会存留在记忆里了。当晚印象深刻的是在大排档点的一份泰式烤鱼,肉质细腻,香味浓郁,海边城市的食材加上泰国的料理方式,散发着这个城市与众不同的味道。

郑和庙

几年前新修的郑和街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出门直奔博物馆。马来西亚各地的博物馆包括国家博物馆普遍规模不大,看惯了国内恢弘的建筑和琳琅的展品,需要换个心态才能适应。最知名的是苏丹博物馆,苏丹是对马来西亚各州皇室头领的称呼,这个博物馆原是皇室王宫,建于1887年,皇室的重要活动均在此进行。

王宫

起居室

博物馆前方是一座六角亭,王室成员大婚时需要在此进行沐浴仪式,亭子不远处便是一口水井,周围放置着三个历经沧桑的石墩,大概是以前取水的工具。馆内按照生活场景陈列着王室使用过的器具和织物,器具大多用黄铜打造,至今仍光彩熠熠。屋梁、栏杆、门板和楼梯均采用复杂精美的木雕,展示着吉兰丹传统木雕工艺的高超技艺。

皇室王宫

王室洗浴台

出博物馆右转,穿过恢弘的伊斯兰拱门,正对着长方形的独立广场,广场的镜头是高耸的钟塔,可以俯瞰本地文化的母亲-吉兰丹河。独立广场的入口出安放着一块方形碑,文字尚清晰可辨,但却和马来西亚独立无关,而是纪念一战中牺牲的几位英国人,看来树碑之时吉兰丹还是英国殖民地。

独立广场

独立广场和一战纪念碑

广场的右边是伊斯兰博物馆,规模比周边所有建筑都要显得宏大,交相辉映的塔尖恍惚间竟让我想起来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由于自己身着短装不便参观,就没有走进博物馆一探究竟。

伊斯兰博物馆

伊斯兰博物馆

继续前行数十步,右边是Kerapu银行遗址,该银行原属英国有利银行Mercantile,日军入侵马来西亚后曾将其设置为秘密警察站,现在遗址被建为战争博物馆,主要展现日占时期历史。遗憾的是博物馆正在闭关维修,但庭院内仍有部分展品诸如雷达、装甲车和螺旋桨等默默诉说昔日战争的惨痛。

战争博物馆战争博物馆

回程已近正午,于是绕道去附近的市场寻找美食。这个Pasar和昨晚的完全不同,是一个完全室内的集贸市场,设计上很像一个戏院,中间直达屋顶,主要是蔬果商贩摆摊,周围分作两三层,主营香料杂货和美食。市场的四周以柱子为隔涂成不同颜色,与蔬果的天然色彩搭配,让人感觉精神愉悦,食欲大开,不由自主地想买点东西。

Pasar

Pasar Siti Khadijah

遇到一位卖水果的华人阿姨,才知道做完一直在找的山竹还没有到上市季节,只好买些本地橘子和莲雾。阿姨听说我来自中国,十分热情地推荐我一定要到停泊岛去玩玩,加上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我感觉就像在国内逛菜市场一样。走到二楼,眼馋一家档口的大虾和烤鱼,准备就地解决午饭,虽然店主不懂英文,但手指比划最终还是饱餐一顿,为此次吉兰丹之旅完美首尾。

美食

大虾和烤鱼